關於部落格
  • 4947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咱著來吟詩-駱維道院長的文章

 

(咱著來吟詩) 的翻譯及配詞

〈 咱著來吟詩 〉 是取自詩篇九十五篇 l ~4 節。雖然我們目前不知作者,無法找到原文版,也不知道是誰所翻譯的,但就其歌詞、旋律、語法與節奏可推定,可能是依照一六六一年的欽定本(King James Version )  英文聖經所譜曲的。所以,我們必須從此原文來對照、分析。以下是台語歌詞與筆者依 KJV英文聖經所重建( reconstruct )的可能英語原版:

1a. 咱著來吟詩,吟詩讚美耶和華, ( 2 次) 

0 come , let us sing , let us sing unto the Lord 

1b. 著出大歡喜的聲( 2 次)

let us make a joyful noise 

讚美拯救咱的石磐( 2 次) 

to the rock of our Salvation 

2a. 咱相及到主的面前( 2 次) 

Let us come before his presence 

感謝恩典( 2 次) with thanksgiving, ( ? ) 

感謝恩典讚美(以下 2b " let us make a joyful noise to him with songs of praise ”不知如何譜曲) 

3. 因為主上帝極大,萬王的王,上帝極大,萬王的王,萬主的主上帝

For the Lord is a great God ,and  a great king, above all gods , and a great king , ( ? ) (最後一句譜法亦不明) 

4a. 他的手扶地面四角,地面上的四角頭 in his hand are the deep places , the deep places of the earth 

4b. 閣大山的堅固,是衪,是上帝的 The strength of the hills is his, is his also.

從以上的對照,我們很欽佩台語的翻譯者對原文的忠實,及其對一些詞曲配合恰到好處的技巧。只有兩個地方我們還不確知原來的英文歌詞是怎麼配的:第一句是「感謝恩典讚美」 ,不知如何配上 let us make a joyful noise to him with songs of praise ,可能的方法似乎是將前面的 with thanksgiving 只唱一次,而馬上接 make a joyful noise to him with songs of praise,並省略 let us 兩字。

第二句是「萬主的主上帝」,因原文並無「萬主的主」( the Lord of fords ) ;依唱法原詞可能是重複“ great King above all gods . " 

第四節的歌詞較為複雜, 4a 台語聖經的翻譯較近於英文:「地深的所在佇衪的手中」,但在此歌譯成,「衪的手扶地面四角,地面上的四角頭」,雖似從英文直譯,但誤解了“ deep places " (深的所在)之意,實有不妥。也許可以譯成「地深所在佇衪手中」。(另一可能性,請見最後之建議。) 

4b 台語的翻譯「閣大山的堅固,是衪,是上帝的」雖似英語的直譯: " The strength of the hills is his , is his also ." 但兩種語言,特別是“strength ”與「堅固 」這個名詞在此句子的譯法都不易了解。 NRSV 是說 : " the heights of the mountains are his also . ”台語聖經譯為「山高的山尖亦屬佇衪」也不理想。現代中文把這全節譯為:「衪統轄全地,從最深的地穴到最高的山峰 」,這樣就很清楚且較易了解。所以為配合音樂,筆者認為單只這句可譯為「高山尖也屬佇衪,攏屬佇主上帝。」

 

 

音樂的分析 

這首合唱曲是 G 大調,全曲共分五段:A B C D A,每段配上詩篇九十五篇中之一節的歌詞,其中最後的A是首段的再現( Recapitulation ) 。節拍是以 4 / 4 拍為主, D 段改為 3 / 4 拍,標準操作程式→ 最後音高之和絃「回應」,這是福音詩歌常用的技巧(見相似和聲大致以大小三和絃及屬七和絃,只有 C 段出現 tenor 變化經過音 4 #與第二轉位的 II7 變化和絃( 2 4# 6b i )。音樂的組織與發展是以每個樂句( 片語)以同樣的歌詞重複一次,且歌詞與旋律偶作少許變化而帶入不同的終止。這首的作曲技巧似乎反映英國維多利亞女王( VICTORIAN)時代的風格,許多十九世紀的福音詩歌都採用此技巧。由此判斷本曲可能是十九世紀末的作品,倘作者是二十世紀的人,他是在模仿世紀的風格。

A段開始的主題第二次出現在 ALTO,是完全的模進( imitation ) ,且與 女高音大都構成三度的平行,第三句則以豐富的四部和聲唱出「著出大歡喜的聲」。 

B段以富有節奏的呼應(Call and Response )方式邀請大家到主面前讚美、感恩,其音樂的處理正表達此詞義:Soprano「呼 」 ,其他三部以同節奏配合Soprano 最後音高的和弦,「回應」這是福音詩歌常用的技巧(見相似風格聖詩 459 ,460 ,464 ,467 ,469 ) 這段以轉到 D 調達到讚美高潮而終止。 

C 段的節奏變緩而莊嚴,其音樂在此首次呈現很大的對比,以描繪上帝的威嚴、偉大。達高潮(高 E 音配上「王」字)之後更以浪漫的第二級(上主音)變化七和絃( II7:2 4 # 6b i )傳遞「萬主之主」的信息。

在 D 段女聲以三與六度的平行音程構成很美的二重唱,以描述最深的地穴與最高的山峰均在上帝全能手中那種安穩、平和的感受與信心。其高潮的音形與音高都與 C 段「萬王的王」的高潮相似,這種相似的音樂表達似隱含上帝掌管宇宙萬物、人類與萬國一切 『 權柄 』 之意。

最後A段是再現部 ( recapitulation ) ,是依古典音樂典型曲式,再次宣述本曲的歌詞與音樂主旨,邀請 『 咱著來吟詩,吟詩讚美耶和華 』 ,並以兩次 阿門緩衝,做簡短的 『 小結尾 』 ,讓興奮、高昂的音樂漸趨圓滿、靜止。

 

 

詞曲關係的檢討

聖詩的翻譯要達到「信達雅」的境界很不簡單,要與音樂完整的配合更是困難。本曲翻譯的歌詞大致尚佳,但有數處不太正確,與旋律的配合也不太理想,站在台語詩的美學與音樂語法( 措辭)的配合上,仍有改進的餘地。 

A.「到主的面前」:英語 before his presence 中 presence 的兩個音節分開、中間拉長,但還是一個單字,在英語是有這種譜法,但台語「面~前咱相及」則不「雅聽」。因「面前」兩字分得那麼遠又馬上接另一群字,即依音樂節奏為主的譯詞,結果讓人聽成「到主的面」~「前咱相及」,難以理解。「 感謝恩典」也有同樣的毛病。英文 " with thanks-giv-ing"雖不很美,可接受 但台語變成「感謝恩」~  「典感謝恩」把一個單字(vocabulary)   「恩」與「 典」分開,卻接上「典感謝恩」,聽起來也很奇怪, 雖然這些並非絕對的錯誤,但是很不自然、聽不清楚、缺乏美感。為避免這些瑕疵,筆者建議把「前」字提前唱出,即「到主的面前~」各以八分音符唱出( 0 3 5 3 2 2 一)而延長「前」字。又把「感謝恩典」的「恩」縮短成一個八分音符並與「典」連在一起,即「感謝恩典~感謝恩典~」( 1 2 / 11 一 71 / 22 .- )。這樣雖稍改了原作的節奏,但以台語唱,詞曲一體、較能理解且有美感。 B. 『 萬王的王 』 的譯詞與音樂的配合也有美學上的缺憾。這四個字中最重要的字是 『 萬王 』 與 『 王,但 『 萬王 』 兩字的時值只佔一拍,且在弱拍( 2  2 / 2 一 1 ,與 3 3 / 4 5 6-),而最不重要的字 『 的 』 卻放在強拍,且有兩拍的時值。如此不只唱起來難聽,更有本末倒置的神學問題。要解決這瑕疵,則不得不需要移動詞曲的配合,亦即 2 / 2 .2 1 與 3 / 4 5  6 - 使 『 王 』 字都落在強拍,以展現歌詞萬 『 王 』 之 『 王 』 的重要性。

 

(咱著來吟詩)的神學

詩篇九十五篇雖是讚美的詩,但它最重要的主旨是在 7b 到 8a 節: 「唯願你們今天聽他的話,你們不可硬著心」(和合本)。全詩分為兩段: l~7 節呼召百姓來讚美耶和華; 7b~11 節勸民不要干犯主怒而失應許之福。作曲者在本曲中只選用前四節,故只以價美為主題: 1 ~ 2  節讚美; 3~ 4 節是解說讚美的緣由。今分述如下: 

A. 『 邀請讚美 』 :呼召「咱著來吟詩,吟詩讚美耶和華」,是叫唱歌的人需先了解讚美的對象是耶和華,更應認知衪的屬性:衪是「拯救咱的石磐」(撒母耳記下廿二章 47 節;詩篇八十九篇 26 節),所以值得我們感謝、讚美。讚美的方法是唱歌與「歡呼」(詩篇八十一篇 l 節;九十八篇 4 節),在此台語歌詞翻成「著出大歡喜的聲 J 是最貼切的呼籲。作曲者在這兩段 A B 的音樂裡表現活潑、輕快、高昂的歌聲,充分顯示對上主感謝、頌激、喜樂的熱情。 

B. 讚美的緣由:耶穌強調人當了解敬拜與讚美的對象、緣由及態度(約翰福音四章 22 ~24 節)。在此,詩人要人確實認知其所讚美的上帝之屬性:衪是偉大的神、偉大的君王、超乎萬神之神;是「拯救咱的石磐」;衪管轄最深的地穴與最高的山峰;海洋與陸地也都是衪所管理(詩篇九十五篇 5 節)。

總而言之,人讚美上帝是承認上帝是創造、掌管宇宙萬物及人類一切的主宰,衪的權能超越一切神明,所以一切敬拜、讚美衪的人,需尊崇衪超越的神性、聽從衪的話語、遵守衪的旨意、誡命、秉行公義,衪才要接受人的讚美(詩篇九十五篇 7b~8a ; 阿摩司書五章 21 ~ 24 節;彌迦書六章 8 節)。在音樂的處理上,作者在這段歌詞中以莊嚴、崇高、雄偉的 C 段音樂來描述上主偉大的神性; D 段則以女聲較高的二重唱來彰顯「最高的山峰」是在上帝手中,同時其伴奏更以樂器(非人聲)低八度的長音,似在象徵那看不見、人無法掌握的「最深的地穴 」所以,在此音樂的表達與歌詞的意義及神學的內涵,可說都配合得非常恰當、優美。

唯一的缺憾是,作者省略了第 5 節的歌詞「洋海屬佇衪,是衪創造的,乾地也是衪的手造成的」。可能在音樂上要處理這一節,必須再多創作一個樂段,如此全曲可能會變成太長或太複雜,因而省略。但在敘述上帝的創造與管理中遺漏了「海洋」與「陸地」,彷彿將這些排斥在上帝的主權之外,這是神學上的不完整,也是作者偏重音樂的結構與完美,而忽略了神學的整全性,是為遺憾。

為此,筆者試將 D 段歌詞加入這節的重點,重新組合如下:「地深所在佇他手中,乾地也是他創造,高山尖及大洋海,攏是屬佇主上帝。」如此雖不忠於原作,但音樂仍保留原貌,且解決上述 D 段翻譯的誤差及遺漏經節的問題,更彌補神學上的缺陷。在台灣教會如此熱衷於唱歌、讚美之際,筆者認為神學內涵與音樂美學必須兩者兼顧;但在無法兩全其美時,音樂不得不遷就神學,這是教會音樂作為禮拜與神學的僕人應有的態度。教會所喜愛的「咱著來吟詩,吟詩讚美耶和華」才能給予我們「正確信仰的共同記憶」,幫助我們藉音樂達到耶穌所強調的「完美」(馬太福音五章 48 節)與「以心靈與真誠敬拜」(約翰福音四章 24 節)之境界。願以此就教各位先進,並與音樂同工共勉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