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大提琴

關於部落格
  • 482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懷念永遠的長者-蘭大弼醫師 -

 

農(舊)曆年的七月,也是俗稱的鬼月,到了七月十五日時也就是中元普渡,台灣的民間習俗需要以牲禮拜祭開鬼門後的各地孤魂野鬼以祈求鬼類們在吃飽後不會害人,能得著平安。若深究其被背後的意義,其實就是人對死亡後何往,因為不知與害怕而產生的一種信仰,而相對與民間宗教對死亡的不知與害怕,基督徒對死亡的態度卻是確信有永生的盼望並想念死後榮美的天家,所以無論死者或遺族均相信死後將再見於屬神的國度。

我們基督徒常將平安掛在嘴上,但究竟應該要用怎樣的態度來面對,才能有真正的平安,我想透過介紹聖詩中的兩首堪稱平安的詩歌來加以體會。

第一首是聖詩323首,"豈有平安?世間有大災難"
這首詩的作者畢刻斯特(Edward H. Bickersteth, 1825-1906)主教,1825年1月26日出生於倫敦,畢業於倫敦劍橋大學三一學院,在詩學有很深的造詣,曾著有年復一年"From Year to Year"、昨日今日並永遠等十二本創作詩集及講章集,1848年受封任聖公會牧職,並於1885~1900擔任艾克特(Exeter)主教。由於他在詩學方面的盛名,1870年受命編譯"詩伴"The Hymnal Companion to the Book of Common Prayer"這本讚美詩集,以求和聖公會的公禱書相伴應用,出版後廣泛流傳,一再重版。

1875年八月一個主日早晨,畢主教到英格蘭的哈洛格特(Harrogate, England)渡假,那天的主日禮拜中,他聽到該地的牧師紀本卡農(Vicar of Harrogate, Canon Gibbon)用以賽亞書26章3節"堅心倚賴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為他倚靠你。"-"You, Lord, give perfect peace to those who keep their purpose firm and put their trust in you." 為主題的講章,深深為其感動,這篇講章中特別提及希伯來原文中「十分平安」的意思(perfect peace) 乃兩句平安相連。當天下午畢主教拜訪一位年長病危的親戚,這位親戚極為沮喪並充滿著不安的情緒,為了能給他些許的幫助,便打開聖經讀出早晨講章中所傳講的經節與信息,隨後有感而發的寫下這首"平安歌",並讀給這位弟兄聽,唸罷這位弟兄一掃心中的沮喪與不安,深感平安臨到。據說當時所寫的歌詞與現在所用的英文歌詞完全相同,全無更改。

畢主教的父親亦名Edward Bickersteth是聖公會的牧師,曾任該會的宣教機構行教會(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該差會約於1844年即前往中國傳教)第一任祕書長並從事聖詩編輯工作並曾前往西非宣教。小畢主教的三個兄弟均為牧職,他的兩兒子也均獻身為主所用。

畢主教的兩個兒子亦步其父之行誼,為傳揚福音而擔任牧職,其幼子曾記述這首詩歌給予基督徒的幫助,他提到『這首平安歌曾譯成許多方言,有一時期幾乎隔幾天即有人來函說明自此詩中所得著的安慰與勸勉。但對我而言最為感動的便是曾任東京教區主教的家兄,於1897年去世,全家至感悲痛,家父尤甚,於告別式時親友吟唱此詩,全家心中均得著安慰』,在這首詩歌的四~六節,也就是台語聖詩中的第二~四節,

豈有平安?親人朋友相離,
大家使主照顧不免掛意。

豈有平安?家內有病有死,
遇著死失救主無放拺你。

豈有平安?後日的事不知,
尚且各項倚靠救主安排。

在告別式上使用最能安慰喪家。

這首詩歌的最後一節則對現世的苦楚有極大的安慰、對末世的日子有
完全的盼望。曾有一位姊妹對畢主教提及,該詩美中不足之處在未提
及對今世的逆境及身體的苦痛,畢主教便隨手寫下了

Peace, perfect peace, mind suffering's sharpest throes?
The sympathy of Jesus breathes repose.

豈有平安?心神大大苦痛,
耶穌愛疼得真正安息。(筆者譯)

台語聖詩所採用的曲調是吳威廉牧師娘及蘭大衛醫生娘這兩位對台灣的傳教事工有卓越貢獻的女士,我相信瞭解這兩位"外國人"為台灣這塊土地所做的奉獻的人,很少有不受其感動的。

吳威廉牧師娘1867年6月17日生於加拿大之Kippen村。1892年(清光緒17年)8月17日與吳威廉牧師(Dr. William Gauld,1861~1923)結為連理,同年10月22日即伴隨吳牧師來到台灣,同年10月22日初扺淡水,協助馬偕牧師從事宣教工作,直到1938年才退休返國。

吳牧師娘是第一位將西洋音樂介紹給台灣教會者,其不僅影響了台灣的教會音樂,更影響到西洋音樂在台灣的傳播與奠基。吳牧師娘除了是台灣音樂的先驅,其在傳道上所彰顯信徒的品格更為台灣這塊土地留下了美好的足跡。吳牧師娘在台灣的工作非常繁忙,在楊士養牧師所編的信仰偉人列傳中這樣寫道『她和吳牧師一樣有毅力。不怕風雨,三、四十年如一日,殷勤地自早晨工作到晚上,將她所有的一切時間奉獻於音樂的指導和教會工作。她每天的工作大概是這樣很有規則,每天早晨到淡水在淡江中學男女學堂和神學院教器樂,中午以後教各組級的聲樂,下午三點半以後再繼續器樂方面的指導,到五點半回家,晚餐後再指導市內教會或信徒個人的音樂直到10點或10點半,星期六、日則與吳牧師一起出外去地方教會指導音樂、訪問會友等。』,又說到『吳牧師娘關心傳教師之家庭與貧苦家庭,資助不足、克己待人;在探訪病人時她的言語充滿仁愛,未曾看過她發怒。』,『她無論在教會、學校、醫院甚至癩病院,她所留在人心中的印象就是愛,因為其福音及她的道理就如她的詩『真實趁道理』雖未曾看過她講道,但她實行道理之力勝過千次的講道。』在她指導下的學生有陳清忠(呂泉生稱他為台灣合唱之父)、余約拿、余約全、陳信貞、陳泗治(名的作曲家、鋼琴家)、陳溪圳牧師(最早在台舉行獨唱會)、駱先春牧師、陳蕭美珠、陳炳郁、柯蕭美玉與洪雅烈等。這些均成為後來台灣教會音樂之領導人物。吳牧師娘對台灣教會音樂的貢獻有1.正式有系統的將西洋音樂介紹給台灣、2.致力於人才培育、3.倡導成立各種合唱團、4.舉辦音樂會帶動音樂活動、5.善用電台來播放宗教音樂。

吳牧師娘在台灣共約40年可說將一生中最美好的光陰都貢獻給台灣這塊土地,使得今日台灣得以因西洋音樂有系統的理論使得本地音樂的採集得以進行及流傳、並讓美好的音樂得以入到每個人的心中,達到移風易俗的功用。

吳牧師娘於1960年12月4日病逝於加拿大家鄉,享年94歲。除了323首的曲調外,大家很熟悉的第317首的『你若欠缺真失望』的詞曲均由吳牧師娘所作,

蘭大衛醫生娘本名Miss Marjorie Learner漢名連瑪玉,她與蘭醫生在台灣醫療史上的貢獻直到今日仍為人傳頌,尤其是著名的『切膚之愛』,的故事聽聞後很難不令人動容及欽佩。而蘭醫生藉著醫療傳道更在台灣這塊土地播下了福音的種子。在台灣教會人物檔案中有段話這樣描寫「在彰基的百年歷史當中兩代蘭醫師夫婦所留下的佳美腳?,印證了整部彰基的醫療宣教美史。」而老蘭醫生更在台灣培養了許多的西醫人材。

我的祖父兩宸長老曾跟隨老蘭醫生習醫,因此幼時有幸得見連瑪玉醫生媽與小蘭醫生,家中並留下好幾張珍貴的照片,而我的姑媽名連玉也是祖父為紀念老蘭醫生媽而命名。底下所附的照片即為連瑪玉醫生媽和家族所照的相片。

以及小蘭醫生也就是蘭大弼醫師與其夫人高仁愛醫生所收養的三個兒女約翰、大衛,和雪雲的合照。

吳威廉牧師娘及蘭醫生媽這兩位作曲者對台灣教會音樂史的影響可從吳威廉牧師娘被稱台灣教會音樂之母、連瑪玉女士是最早在台灣教授風琴的老師得知其重要性,而她們兩人所合力創作的曲調"吳蘭-Golan"(取吳威廉啟師與蘭大闢醫師兩人名為曲調名),運用在這首歌詞上更是極為洽當,因為這首歌每節均僅有短短的兩行,第一行是問、第二行則是答,是一首啟應詩歌。

大部份其他的聖詩集則採用"Pax Tecum"這個曲調,這個拉丁字是願你平安之意,曲調是由1877年一位年輕的神學院學生George T. Caldbeck 所譜寫的。


要介紹的第二首詩歌是347首"有時咱經過美麗清靜河墘-When Peace Like a River",這首聖詩不僅詩歌本身帶給人平安的感覺,在瞭解了作詞者和作曲者的生平後再來吟唱,相信讀者對平安將有更深一層的體會,也會去重新省思自己若面對死亡時應有的態度。

這首聖詩的作詞者史帕福(Horatio Gates Spafford)1828年出生於美國紐約州(North Troy),大學攻讀法律,1856年移居芝加哥執業律師,同時擔任林特大學(Lind University)法醫學教授,史帕福是長老會會友,平日即熱心主日學教育事工,並在神學院任董事職。1871年芝加哥發生大火,在這場大火當中有將近300人喪生10萬人無家可歸,作者在這場火災中不但失去了他大部份的財產,連唯一的男孩也失去了生命,但他不但沒有退縮反而加入好友慕迪(Dwight Moody)所籌建的工作隊中投入災後重建的工作-安慰遺族、救濟貧弱及重建遭火損的建築。

在經過將近兩年的工作,史帕福決定和其家庭的成員史帕福太太及四個女兒到歐洲渡假,旅程首站就是參加慕迪與孫蓋(Ira Sankey)在英倫所舉行的佈道會之後再往歐洲大陸,出發前史帕福因臨時有事無法抽身便遣家人先行前往,約定數週後再會合。11月15日,史帕福太太及四個女兒(Maggie, Tanetta, Annie, Bessie),搭上了當時往來美歐間的定期郵輪Ville du Havre號,準備開始旅程,不料11月22日凌晨兩點卻在海上與英國鐵殼船Loch Earn相撞,20分鐘內全船即沉入大海,這次意外總共造成226人罹難,47人生還,史帕福家的四個女兒全遭不幸。史帕福太太則被一位水手救起,9天後在英國威爾斯的卡地夫(Cardiff)登岸,她立即拍電報給史帕福先生,內容僅有短短兩個字"saved alone"-僅我存活,史帕福接獲消息立刻動身前往英國,在船經過出事地點時,史帕福先生有感而發的寫下了這首詩。

夫妻相見後幾日,兩人與慕迪碰面,慕迪問說:平安嗎?-It is well,史帕福回言:"願主的旨意成全-The will of God be done",不久又有一個友人登門擬表哀悼,史帕福夫人說:"我並未損失我的女兒,只是暫時的離別"。1881年史帕福夫婦帶著意外發生後所生的兩個女兒,舉家移民至以色列耶路撒冷,並在該處建立美國社區(American Colony),該社區以救助貧弱為目標,後來瑞典小說家Selma Lagerl以該社區為主角,寫了一本小說"耶路撒冷Jerusalem", Selma Lagerl因著這本小說贏得了諾貝爾文學?。1888年史帕福先生病逝於耶路撒冷。

作曲者布立斯(P. P. Bliss)是19世紀美國著名的福音詩歌作曲家,因他與孫蓋所合編的"福音詩歌與聖歌集-Gospel Hymns and Sacred Songs"使得爾後類以曲風的聖詩均被稱為福音詩歌。

曲調即以Ville du Havre這艘船為名,因是布立斯最後一首作品也有稱Bliss 或以歌曲內容為名而稱Peace-平安歌。由於布立斯、史帕福及韋特(Whittle, Major Daniel Webster,1840~1901),經常同工參與慕迪與孫蓋佈道團的事工,1876年布立斯為了佈道會需要為這首詩譜上了曲,11月最後的星期五在芝加哥的再見面大會堂(Farewell Hall),布立斯獨唱介紹這首詩歌。會後布立斯帶著老婆及小孩回到位於賓州的羅馬歡度聖誕節,並在12月26日打算再回芝加哥為聖誕節後第一個主日所舉辦的佈道會主唱,未料其所搭乘的太平洋號特快車(Pacific Express),自賓州伊利(Erie)開出後到晚上行經俄亥俄州阿施塔布拉(Ashtabula)橋,橋樑突然斷裂,列車不幸掉落谷底,共計九十二名乘客死亡,六十四名重傷。有一名生還的旅客說他看見布立斯從燃燒中的臥舖車中爬出因未見其妻又再返回車中找尋,終至消失在大火之中。事後韋特曾偕幾位朋友回到現場,但所有的遺物及屍體均在大火中燒成灰燼,無法尋獲。

在Emurian Ernest K.所著的"著名詩歌的生命故事-Living Stories of Famous Hymns"中有一段話如此描述:

在大西洋中溺斃的史帕福的四個女兒及在俄亥俄州因墮車意外過逝的布立斯夫婦在地上都沒有墳墓。但他們的詩歌將永遠銘記在信徒心中。他們將一同歡欣鼓舞,為史帕福及布立斯,信實而得勝的唱著"免煩惱,心平安。倚靠主免煩惱,心平安-It is well...with my soul... It is well, it is well, with my soul..."。

台灣有句俗語說"信基督教,死無人哭?"大意是說由於基督徒不拿香,所以國人常覺得在死後將無人可以致哀哭泣,但事實非也,基督徒有的長命百歲,有的早早過世,有的自然善終、有的死於非命,我們對上帝信仰的態度並非因信靠神就無災無難、無病無痛、就長生不老一切亨通,而是相信「主給我們的試煉必是我們所能受的」、「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憂悶歡喜攏有利益,養飼靈魂堅固信德。賜福降災?所注定,天父願?旨意得成。(聖詩312)」,基督徒所要的記念不是拿香哀哭的記念而是留下美好腳?行誼的記念,以及記載在羔羊生命冊上的記念。

再唱到這兩首詩歌除了平安的意義外,更想到其作詞者與作曲者無論是畢克斯特牧師、蘭醫生其家族數代為宣揚主的福音而前往異地宣教的奉獻精神,或史帕福及布立斯留下完全倚靠主的信心,他們所立下了的基督徒典範,好像在告訴我應當如同信仰前輩們以信心做基礎用愛心與奉獻的心為主做工,衪必記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