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聖詩第115首-我心仰望十字寶架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這首聖詩的作詞者以撒瓦茲一六七四年生於英國南安普敦(Southampton),人稱英國聖詩之父,當時的英國新教教勢日益低落,崇拜落在儀文和形式中。他對當時教會卑劣貧乏的詩歌極為不滿,15歲時返鄉參加聚會,在晚上敬拜時就根據啟示錄第五章的背景,寫成了他的第一首詩歌「頌讚被殺羔羊」,這是他最初的作品。以後的四年中,共寫了一百一十首之多,「我心仰望十字寶架」就是這時期的作品。

     這首歌的曲調"Hamburg",是選自葛利果聖歌的旋律。葛利果聖歌的名稱來自拉丁文的;Cantus Gregorianus",又稱平歌或素歌(Cantus Planus, Plainsong 或Plainchant),是一種早期天主教會的崇拜音樂,部份為猶太調、部份為希臘調也有敘利亞的曲調,其源起複雜不過概來自於敘利亞(Syria)、拜占庭(Byzantium)、亞美尼亞(Armenia)及巴勒斯坦的崇拜音樂。六世紀時葛利果一世(Pope Gregory I ),在主後590~604擔任教皇時建立一所音樂學校-聖樂學院(Schola Contorum),並將教會內各種歌樂搜集整理,製成一本叫對應唱和集(Antiphonarium)的詩本,統稱為葛利果聖歌。葛利果聖歌在西洋音樂史中的地位極為重要,許多大作曲家都喜歡採用葛利果聖歌的曲調作為主題或動機。

    孟遜博士(略歷請參閱聖詩作曲家)是波士頓音樂院的創辦人,人稱他是「美國公眾音樂之父」或「教會音樂之父」,所作的聖詩感人致深。這首歌於1824年由孟遜博士所編曲,台語聖詩共選錄他的作品有16首之多,可見其作品應用之廣。值得注意的是整首曲調只用了7,1,2,3,4等五個音。

     這一首詩歌雖是一首古老的詩歌,卻是在描寫十架救贖的詩歌之中、感人最深也應用最廣的詩歌,據說是瓦茲聽到一個動人的故事後所寫的。這故事是說一位寡婦艱辛的撫養三個兒子成人,並且把他們都獻為主用。長子奉差至非洲傳道,不久卻被土人殺害。她聽到這消息,沒有發出任何怨尤,只是跪在神面前讚美,以為其子配為主殉道。旋即打發次子承繼兄志,又遭殺害。最後打發三子前往,竟罹同樣遭遇。親友紛往探慰,友人問她:「你將三個兒子全獻與主,為福音擺上,現今他們都已殉道,你會懊悔嗎?」她答道:「我很懊悔,因我再也沒有第四個兒子可以獻給主。」後來她禱告說:「假若宇宙都歸我手,盡以奉主仍覺可羞。」這件事被瓦茲聽到,內心深受激勵,因此配上了深印在他心中的經節--「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拉太書六章十四節),於是就寫成了這一首詩歌。

關於這首詩歌感人故事非常多,僅節錄幾則於下:

在倫敦一次由陶理和亞歷山大主領的聚會中,在聚會將結束前亞歷山大要會眾唱這首詩歌,當唱到「來看救主頭殼腳手,流出寶血慈愛憂愁,這樣愛疼自古未有,莿棘變成榮耀冕旒。」時,請大家表明是否願意接受主,立即有三百人決志相信耶穌。

有一個見證是描寫昔日的英國名將愛德華羅伯特,他有一位非常愛主的妻子,可是愛德華卻是一個頑固不信的人,一次有個佈道會拗不過妻子的邀請只好和妻子共同前往,在當天的佈道會中聖靈在他心中動工。第二天愛德華又自己前往聽道,會中吟唱這首聖詩,在唱到第三節「來看救主頭殼腳手,流出寶血慈愛憂愁,這樣愛疼自古未有,莿棘變成榮耀冕旒。」時,平日的熱血男兒卻不禁跪下痛哭,那是基督的愛感動了他,他立刻決志信主。後來回到家中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妻子,那知她的妻子正在為她禱告,她妻子說她為愛德華的得救禱告己有8年之久。

另有一個故事這樣描寫,在法國有一位出身貴族的太太,年輕時喪偶。當遭到這樣的變故後,她抑制了傷慟,含辛茹苦的將三個孩子撫養長大成人,也把一切的希望都寄託在他們身上,她接受友人的建議把三個孩子帶往美洲。到達美洲後,有一天,三人迷路而進入荒山,被印地安人毒箭所射殺。消息傳到寡母這裡,她謝絕了人們的安慰,關上門,獨自靜坐房中,低聲唱道:「我心仰望十字寶架,榮耀的主替我受罪,我前欣慕世上榮華,今願為主攏總放息。」於是,她的心溶化了,基督的愛使她忘了如此難忍的悲傷。這一首感人肺腑的詩歌,就是以撒瓦茲(IsaacWatts)不朽的傑作「我心仰望十字寶架」。

  『來看救主頭殼腳手,流出寶血慈愛憂愁,這樣愛疼自古未有,莿棘變成榮耀冕旒。』十字架的救贖是基督教極其重要的信仰,因著聖子的寶血救贖了世間的罪人沒有十架就沒有救贖,以撒的這首詩歌感動了無數基督徒的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